-阿宁宁-

什么都不想干

【林方】只是打开方式出错了XII(全职/欢乐向/OOC)

MicroRainbow:

56
最后方锐放弃挣扎吃了林敬言煮的方便面。
虽然味道还不错但方锐就觉得他还是想哭。
林敬言就在一旁各种安慰说下次还有机会古人云失败是成功之母对不对。
方锐就吐槽说林大大你今天打开方式不对吧竟然会说这种台面话。
林敬言拿着已经空掉的碗筷往厨房走,方锐就晃到客厅去睡午觉,还不忘把那只自带供热效果的抱枕给拖到沙发上。
洗完碗回去客厅的时候方锐和点心已经霸占着小半个沙发了,侧着身子背对着林敬言。
林敬言揉了把方锐的头发,被太阳照得有点暖。
“睡着了?”
“没……”方锐哼唧出了模糊的俩音节,“险些就睡着了。”
林敬言笑笑,把毯子帮方锐盖得严实些,然后随便拿了本杂志翻看。
没过几分钟,沙发的一边就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平和的像是深夜。

57
方锐醒来的时候是晚上七点半,很尴尬的时间点。
睡这么久的优点是晚上又有足够的精力去发疯,缺点是睡久了头真的很晕。
方锐不停的晃脑袋试图让自己清醒些,林敬言则是摇着头调侃说方锐大大再睡几小时就到明天了。
“晚饭要吃什么?要不出去吃。”林敬言把手里的书随手往茶几上一放,把皱成一团的毯子叠好。
睡意还没全部驱散干净的方锐摇头拒绝,然后爬起来倒水喝。
林敬言往落地窗外看了两眼,感叹到底是六月天色到现在也没全部暗下。喝完水的方锐踢踏着步子回来了,迷迷糊糊的又想往沙发上倒。
林敬言眼明手快的把已倾倒大约三十度的方锐给扶正了。
“整体窝在空调里也不是办法,出去散步吧。”
方锐嗯了一声,半晌没有动静。
林敬言低下头看了眼,发现方锐额头抵着他手臂又睡了过去。

58
结局就是方锐还是被林敬言拖着拉着去散步了。
作为前任火炉的N市即使到了晚上温度也没有大幅度的降低,还是给人一种作为蒸笼里的包子的感觉。
不过难得出来遛一次的点心表示虽然脖子上套着项圈但还是挺开心的。
自告奋勇要遛狗的方锐被点心拉着走在前面,中途一个同样来遛狗的中年阿姨意味深长的看了眼方锐。
到底是人遛狗还是反之,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
其实被侧目也是正常的。
谁让方锐牵了只疯癫的中型犬,而那阿姨带了只一巴掌大的吉娃娃。
方锐很痛苦的嗷了一声。
点心很欢脱的嗷了一声。
人被狗遛的艰辛立场完全没改变。

59
后来累得半死的方锐倒在了街边的长椅上,点心蹲在一边用鼻尖拱他。
很心酸的一幅画面。
忍不住就会让人想往方锐伸出来的手里塞枚硬币。
“方锐大大,我很担心你的体测成绩啊。”
方锐懒得还嘴,给买饮料回来的林敬言挪个位继续挺尸。林敬言把冰镇得很彻底的一瓶矿泉水贴在方锐脸上,方锐很绝望的嚎了一声,精神振奋了。
“林大大我们没爱了……”方锐决绝的把头扭到一边,表情很悲壮。
和一句诗所描写的情景挺像的。
什么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啥啥啥。

60
遛狗如打仗。
回去后方锐果断发了条说说求安慰。
然后下面一群点赞的。
方锐想把手机摔了以抒发内心愤懑之情但一想自己又不是孙哲平那种用砸手机来阵场的土豪就放弃了这个念头,很没出息的把手机摔抱枕上就去洗澡了。
林敬言倒完垃圾时看见方锐胡乱的裹着浴巾光着脚从浴室冲出来,看到林敬言还愣了愣。
“你……洗好了?”林敬言问。
“没,忘拿睡衣了。谁让你又不在……”方锐眼巴巴的看着林敬言,听口气还带点委屈。
不会真把我当照顾孙子的阿婆了吧。林敬言惊恐的想到。
方锐也没再说什么,拿起睡衣原路返回,途中还踩到了地上的水险些滑倒。
林敬言拍拍自己的脸,给点心投食去了。

评论

热度(21)

  1. -阿宁宁-MicroRainbow 转载了此文字